當前位置: 主頁 > 作家列表 >

李佩甫文集

 

 

李佩甫,男,漢族,作家、詩人。河南省文聯、作家協會專業作家,《莽原》雜志副主編,曾先后獲全國莊重文文學獎(1994年)、飛天獎、華表獎、五個一工程獎、人民文學優秀長篇獎、《小說選刊》優秀作品獎、《小說月報》優秀小說獎、《中篇小說選刊》優秀中篇獎、《中華文學選刊》首屆文學獎、全國“金盾文學獎”、“全國十佳小說獎”等多項大獎。

作品目錄
《城的燈》
   農村青年馮家昌為了能夠成為城里人,壓抑人性,失去自我,在現實與情感的漩渦中掙扎,既表現出了農民的隱忍與機智,又從另一側面批判了這種現狀的不合理性,呼喚著時代變革的早日到來。支書女兒劉改香在情感的折磨中站立起來,則以自己的心點亮了"挺進"城市之燈。支書國豆這個形象,則是作家對鄉村基層權力代表人物的集中概括,真實地刻劃了鄉村權力運作的過程。另一方面,作家還寫出了"侯秘書"、"小佛臉"等諳熟權力場技巧的小人物。小說文字溫婉,具有詩性的張力,抒情詩般的句式,音樂般的節奏,為人們營造了一個可感可觸的藝術氛圍。
《金屋》
   古有“金屋藏嬌”之說,今有“金屋惑眾”之謎。君不見,中原大地上一幢小小的金屋傾倒了多少男男女女!進去的,少有生還;迷戀的,概無善終;仇恨的,無濟于事……寧靜安謐的古樸鄉村,皆因這幢熠熠生光的金屋攪得人仰馬翻,欲海橫流。是神話,還是現實?本書熔現實主義與現代主義,冶寫實和象征、隱喻、荒誕為一爐,切近而又具體地展示了在商品經濟洗禮下中國民眾躁動不安的心態,寫出了他們因理性的困惑而洶涌宣泄的情欲。在這里,我們可以看到因暴富而渴望復仇的大款,有偷窺女人洗澡后而性變態的青年,有渴望著男人強奸的少女,有鋌而走險向暴富者“下帖”的賭徒,有當眾撒尿的村支書,有被人閹割后充滿罪感的族長……
《申鳳梅》
   這是一部震撼人心的長篇紀實小說。作者以感人的文字,催人淚下的語言,深刻描述了越調大師申鳳梅曲折坎坷和輝煌的人生經歷,展示了一代戲劇舞臺巨星豐富多彩的內心世界。作者描述的是戲劇藝術家的人生,展現的卻是一個時代。戲劇舞臺上的真善美與現實生活中的真善美在這部作品中達到了完美的統一。
《通天人物》
   小說以曲折迷人的故事,展示了半文盲呼天成如何以傳統民間文化為根基,以他對人性的洞悉為手段,織出一張覆蓋全國的人情大網,經營出自己獨特的權力王國,翻云覆雨四十年屹立不倒,上到京城、省市領導,下到許田市、穎平縣的各級官員,沒有人不買“呼伯”的賬,人們總是以神秘而崇敬的語氣在背地里談論這個通了天的人物。
《上流人物》
   農家子弟馮家昌終于摸清了混進上流社會的“訣竅”:尊嚴、愛情、良知這些勞什子,一旦你從內心把它們拋棄,它們立刻就會變成供你向上爬的階梯。18歲進入部隊,靠打小報告“交心”獲得營長賞識,靠背叛初戀情人解開束縛,靠“辦了”領導女兒找到靠山,靠伺候首長的“絕活”步步高升……馮家昌從社會最底層一路走來,越爬越高,整整30年,終于混成了自以為有頭有臉的人物,家里的雞犬都跟著升了天。然而,那些被他拋棄的勞什子,那些曾被他視為階梯踩在腳下的良知,早已筑成一個無法逃脫的牢籠,將渾身媚骨的自己,深深地囚禁于充滿卑賤與悔恨的命運之中。
《黑蜻蜓》
   沒有人記得那個小臟孩了。三十二年前,小臟孩跟在二姐的屁股后邊。一步一步向田野走去。那是八月的黃昏,秋陽浸染在西天的霞彩中,“叫吱吱”點墨一樣在天邊舞著,穿棗花布衫的鄉下二姐大人似的前邊走,細細的身量拖著長長的影兒,影兒是斜的,蕩著一窩一窩的熱土。小臟孩走在斜斜的影子里,晃晃的像個跟昆蟲。
《學習微笑》
   小說以凄慘的筆調描寫了劉小水和她的家庭及親屬為窮困所受的煎熬。她的公公曾是八級鉗工,老勞模。退休了,兩年前得了腦血栓,半身不遂,為了掙出治病錢,如今在電影院旁邊賣汽水;她的父親也曾是八級車工,退休后,廠里開不出工資,他便給醫院死了的患者洗尸體,穿尸衣;她丈夫被車間主任叫去賭博,說這是為了“團結團結”同事,被派出所抓去,他一坦白,結局是“很不團結”,要罰款三千元……
《敗節草》
   中國當代官場小說, 是李佩甫的作品· 權力的魔方具有神奇的力量,有權力作梗,什么法律、什么道德都逾越不過。權力的大旗下,總是隨行著腐敗的影子,權力變成了滋生腐敗的溫柔鄉。令人深思的是在現實生活中確實有少數領導干部拉幫結派,行賄受賄,跑官要官,腐化墮落……
《李佩甫中短篇作品》
   李佩甫中短篇作品

谁有36码网站